一个名称变化的所思所想
    又听了高法院长的工作报告,今年的好像还是沿续往年的样子,工作分块写,把每方面的都做了一个总结。今年明显的特点是对过去五年工作进行总结。
    看下来,我印象最深的是过去五年似乎把什么叫商事审判搞清楚了,也明白了法院工作如何直接地为市场经济发展服务。老实讲,法院工作看来都是审判工作,都是判案子,但实际上不同的部类很不一样。比如,刑事审判最直接的就是打击犯罪,是营造安全的社会环境,但说其直接服务于市场经济还有点牵强;行政审判是监督政府的,实质是营造良好的上层建筑,这与市场经济也稍远一些;只有商事审判才是最直接服务于市场经济的。我觉得,法院认识到这一点,其实是经历了很长的一段路。
    改革开放初期,法院开设了经济审判;后来2000年改革,统一为大民事审判,所以称为民商审判;直到前两年才正式使用了商事审判的口号。这个商事审判基本上可以囊括市场经济中的所有法律关系,要搞好商事审判,也必须对基本商业规律和前沿的商业理念及制度有比较深刻的了解,否则就会胡乱裁判。自提出商事审判口号以来,法院又搞指导性案例、出版所有商事判决书、参与学术活动、颁布一系列司法解释等,这些非常有利于为市场活动提供指引,有利于促进商业交易的进行。同时,商事审判工作也是最能体现法官专业化和职业化的领域,搞好这项工作,也能够积攒很多关于法院发展的正确经验。
    商事审判很复杂,以前摸索的时间太长了,现在算是找到门道了,要踏踏实实走下去啊。 (来源:光明网光明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