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佣关系与劳动关系的区别

【问题提示】

    雇佣关系与劳动关系的外在表现存在诸多类似,导致在司法实践不能有效区分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与雇员和雇主之间的异同,因而产生错误的判断。

【要点提示】

    雇员与雇主之间形成的是雇佣关系而非劳动关系,因雇佣关系与劳动关系的区别,导致雇员享受权益等方面与劳动者的权利存在区别,真正认识两者的区别,对案件性质作出准确判断起到关键作用。

【案例索引】

    一审: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2011)佛顺法民一初字第2792号(2011年4月28日)

【案情】

原告陈新娣。

原告赖金玲。

原告赖金芳。

原告赖王强。

原告赖金桃。

被告佛山市顺德区北滘美毅电器厂。

被告赵宝燕。

    原告诉称,死者赖次南是被告美毅厂的雇员,任保安一职。2010年9月4日6时17分许,赖次南在上班途中与在105国道由珠海往广州方向行驶的粤A/B6606号重型货车发生碰撞,事故 造成赖次南受伤并于事故发生当天抢救无效死亡。赖次南是被告的员工,与被告存在雇佣关系,其上下班途中是受雇工作的延伸,被告作为雇主,须对赖次南遭受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现起诉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医疗费3480.3元、误工费4000元、交通费700元、丧葬费20387.5元、死亡赔偿金388344.6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合计466912.4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两被告辩称,1、赖次南并非在上下班途中发生事故,被告对赖次南的死亡没有任何过错责任,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从事故认定书可知,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在北滘镇君兰路段,而死者入职后至事故发生前,一直居住在被告提供的位于北滘镇碧江工业区的宿舍内,其家庭也在碧江社区,被告的住所也在碧江工业区,故赖次南上班并不需经过发生事故的路段。而且赖次南的上班时间为8时,而事故发生于早上6时17分,离上班时间接近两个小时,赖次南并非在上班途中发生事故,并不属于从事雇佣活动遭受人身损害。2、退一步,即使死者发生的的交通事故属于雇佣活动中受到人身损害,也是由雇佣关系外的第三造成的。五原告已人第三人即侵权人处得到赔偿,无权要求被告再进行赔偿。五原告从(2010)顺法民一初字第10715号判决中获得470306.8元赔偿。五原告向侵权人或雇主要求赔偿是选择关系,其只能择一要求承担责任,法院已判决侵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则五原告无权要求两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综上所述,请求法院驳回五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告美毅厂是被告赵宝燕开办的个人独资企业,该企业位于顺德区北滘镇碧江社区工业区。赖次南与原告陈新娣是夫妻关系,双方生育了原告赖金玲、赖金芳、赖王强、整金桃。赖次南的户籍所在地在顺德区北滘镇碧江社区,但其经常居住在儿子赖王强位于顺德区北滘镇北滘社区南源路的房屋。赖次南已年满60周岁,并已享受社会保险养老退休待遇。2010年7月,美毅厂雇佣赖次南担任保安,并为其提供了在碧江工业区员工村的一间宿舍作为住宿。由顺德区北滘镇北滘社区往顺德区北滘镇碧江社区通过105国道行走必须经过北滘镇君兰路段。2010年9月4日6时17分许,张华驾驶粤A/B6606号重型厢式货车(车主是广东邮政物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该车辆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白云支公司投保)在沿105国道珠海至广州方向行驶至105国道2588KM+550M处(北滘镇君兰路段)时,车头正面与在前方同向骑乘自行车的赖次南发生碰撞,造成两车损坏、赖次南受伤后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门认定张华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赖次南在此事故中无责任。事故发生后,五原告在顺德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顺德法院经审理后于2011年1月20日作出(2010)顺法民一初字第10715号民事判决书,判令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白云支公司赔偿原告陈新娣、赖金玲、赖金芳、赖王强、赖金桃各项事故损失人民币113480.3元;广东邮政物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赔偿原告陈新娣、赖金玲、赖金芳、赖王强、赖金桃事故损失人民币360306.8元。该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广东邮政物流配送服务有限公司亦已履行了判决书确定的赔偿义务。

【审判】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关于赖次南与美毅厂的关系问题。赖次南与美毅厂形成法律关系时,赖次南已年满60周岁,达到我国现时的退休年龄,且赖次南亦已享受社会保险退休养老待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的规定,赖次南与美毅厂形成的法律关系并非劳动关系而是雇佣关系。因此,双方由此产生的法律关系应适用民法调整,而不适用劳动法律法规调整。二、赖次南是否从事雇佣活动遭受伤害的问题。赖次南的户籍所在地虽然为北滘镇碧江社区,但其随儿子赖王强居住在北滘镇北滘社区,显然应认定赖次南的经常居住地为北滘镇北滘社区。虽然美毅厂为赖次南提供了北滘碧江社区员工村宿舍,但只能证实赖次南在上班期间的休息情况,并不能以此推翻赖次南返回经常居住地居住的事实。而赖次南往返两地往来通过105国道必经北滘君兰路段,故可认定赖次南发生本案交通事故是往美毅厂途中所发生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前款所称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的规定,雇佣活动是雇员为雇主提供生产范围或劳务活动,其与劳动者履行劳动合同的行为存在明显区别。赖次南与美毅厂是雇佣关系,赖次南担任保安,故赖次南为美毅厂提供的雇佣活动应从其到达美毅厂并开始执行保安职责开始。因此,赖次南在返回美毅厂途中的行为并非为美毅厂提供雇佣活动的行为,不能而认定赖次南发生交通事故是履行雇佣活动的延伸,五原告该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三、关于五原告的请求是否合法的问题。赖次南因交通事故而去世,五原告作为赖次南的法定继承人依法可获得赔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的规定,五原告已依法向交通事故的侵权人提起民事诉讼并已获得赔偿,其依法不能再重复要求其他人进行赔偿,而且赖次南并非在履行雇佣活动中受伤害,故美毅厂无须向五原告承担赔偿责任。五原告要求两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的辩称无理,本院不予支持。两被告认为无须承担赔偿责任的辩称有理,本院予以采纳。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陈新娣、赖金玲、赖金芳、赖王强、赖金桃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均没有提起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是死者赖次南与美毅厂形成何种法律关系;二是赖次南上班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是否属于工伤或因雇受伤。第一个争议焦点是解决第二个争议焦点的前提,因为只有确立了双方的法律关系才能决定赖次南所发生的交通事故的适用法律的定性标准,从而正确处理美毅厂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

    赖次南在美毅厂上班并为美毅厂提供劳务,因此两者之间可能存在劳动关系或者存在雇佣关系。雇佣关系一般指根据当事人约定,一方当事人于一定或不定的期限内为他方当事人提供劳务,他方当事人给付报酬而形成的权利义关系。劳动关系是指由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提供由用人单位支付报酬的劳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由于劳动关系与雇佣关系两者在传统民法意义上均属于雇佣契约,故两者的外在表现、内容大致类似,而两者性质上的区别更多来源于法律的不同规定:1.主体身份不同。劳动关系的当事人是特定的,劳动者和用人单位具有特殊的限定性,如劳动者只能是一定条件下的自然人、用人单位必须是合法登记的用工单位等;而雇佣关系的当事人之间是平等的民事关系,则没有上述限制,雇佣关系提供劳务方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法人或者其他组织。2.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不同。劳动关系的劳动者除享有工资待遇外还享有社会保险和福利等劳动权利和待遇,如劳动关系适用工作时间 、休息休假、社会保险、工伤认定标准、经济补偿等制度或标准,而雇佣关系则主要依据双方的契约内容确定权利义务,雇佣关系的当事人不享有社会保险和福利待遇。两者性质的区别,直接决定两者适用法律的不同:劳动关系受劳动法调整,而雇佣关系受民法调整。

    我国劳动法规定劳动关系的劳动者的工作年龄为16周岁至法定退休年龄,男性法定退休年龄为60周岁,而民法规定雇佣关系的劳务提供方不存在工作年龄限制。赖次南已年满60周岁并享受社会养老保险待遇,因而其不能成为劳动关系中的劳动者,显然赖次南与美毅厂之间不能存在劳动关系,而赖次南实际向美毅厂提供了劳务,因此赖次南与美毅厂之间只能存在雇佣关系。由于已明确赖次南与美毅厂存在雇佣关系,则双方的关系应受民法调整。根据侵权法雇员受害理论,雇员因提供雇劳务义务意外事故受到伤害,雇主仍须承担责任,但雇员的受伤必须限定于提供劳务义务过程中所受的伤害,而并不包含与履行义务有密切关系的过程。赖次南从居住处在前往美毅厂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不适用劳动关系中上下班途中视同工伤的规定,而应适用雇佣关系中从事雇佣活动受害的规定。赖次南在美毅厂从事保安工伤,而保安工作的内容一般包含守卫美毅厂的物品财产安全及对出入美毅厂的人员货物进行登记等事项,故赖次南履行保安工作的起止时间应从其到达美毅厂起至其离开美毅厂止,而其到达美毅厂前及离开美毅厂的过程并不属于保安工作,即不属于雇佣活动范围,因此赖次南所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属于履行提供劳务而产生的伤害,故雇主美毅厂对此无须承担责任。(一审独任法官周子昌    书记员韩思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