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工作岗位的加班时间如何认定

     【问题提示】

    劳动者只要加班就有权要求加班工资,但加班工资的计算以加班时间为基础,而如何认定劳动者的加班时间范围是处理劳动争议案件的难点。

    【要点提示】

    对于特殊的工作岗位如保安岗位,劳动者的加班时间应结合劳动合同、企业管理制度、及日常生活经验等进行综合认定,而不能以劳动者在正常工作时间外出现在工作岗位即认定为加班时间。

    【案例索引】

    一审: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2011)佛顺法民一初字第15022号(2011年10月26日)

    【基本案情】

    原告:温某

    被告: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某五金厂

    投资人:冼某。

    被告:冼某。

    原告诉称,原告于2010年8月8日与被告某五金厂建立劳动关系,双方签订书面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0年9月8日上班至2011年5月8日,原告在工伤过程中发病,前往医院治疗,并于5月12日转入佛山市中医院住院,经医生诊断为高血压及脑梗塞。被告为推卸责任,不经原告同意私自填写合同时间,将期限定于2011年5月7日。原告在在职期间,主要工作为看守厂财物及放行,并打扫卫生等,原则上从早上6时30分开门至22时30分关门,工作16小时,但即使休息也不得安宁,有的员工经常加班至23时,甚至通宵,就算睡觉也要在在门卫室睡觉并看守。工作环境差,导致原告发病。现起诉请求判令:被告某五金厂向原告支付双休日加班工资24075.64元,晚上睡觉兼看守的加班工资17774元。

    两被告辩称,1、原告在正常上班时间每天0.5小时外出买菜煮饭,回厂后利用正常班时间中午及晚上煮饭,每天合用正常上班时间3小时,平时外出探亲、理发、买日用品都是利用正常上班时间外出,所出不存在超时加班情况。被告提供地方给原告住宿,住宿地方是门卫室,房费每月200元、水电每月60元,另外每月补贴162元,原告自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5月7日没有支付给被告房租费、水电费,节假日。被告全厂休息时,被告没有要求原告上班,只是原告自己返回被告提供的房间进行休息,并不属于节假日加班。2、原告为人正直,在职工期间与被告老板非常友好,工作发病时也是老板亲自送其到医院,原告发病是由于其自身高血压没有定期服药所致。其儿子在知道父亲住院后并非第一时间赶到医院,而且到医院后没有探视父亲而是向老板要钱。显然令老板心寒。被告相信法律公正公平,还被告一个公道。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某五金厂是被告洗伟佳开办的个人独资企业。2010年8月8日原告进入被告某五金厂工作,双方签订一份书面劳动合同。合同约定:原告从事保安工作,月工资按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结算,劳动期限自2010年9月8日起至2011年5月7日止的。 2010年9月8日,原告到被告某五金厂公司报到上班,双方正式确立劳动关系。被告某五金厂安排原告居住在本单位的保安室内,工作范围主要对人员或车辆进入厂区时给予登记及放行,其他时间由原告自行安排。原告在职期间,被告某五金厂于每月30日前通过银行转账的形式支付其上月的工资,目前原告的工资支付至2011年5月9日。原告正式入职月的工资为1400元,其余月份工资均为1400元,原告在被告某五金厂工作7个月,期间共收取工资10100元。2011年5月9日,原告因患急性脑梗塞和高血压口头向被告某五金厂提出请假休息。经被告某五金厂批准后,原告于当日起休病假。

    另查,原告就本案争议的内容向申请劳动仲裁申诉,要求被告支付加班工资、医疗费及医疗期间工资、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等。案经佛山市顺德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审理,该委员会分别作出顺劳人仲案终字[2011]275号仲裁裁决书及顺劳人仲案非终字[2011]275号仲裁裁决书,顺劳人仲案终字[2011] 275号仲裁裁决书裁决认为被告某五金厂应承担原告的医疗费4270.95元及医疗期间工资2640元。顺劳人仲案非终字[2011] 275号仲裁裁决书认为原告提出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及加班工资的请求无理予以驳回;原告对顺劳仲案非终字[2010] 275号仲裁裁决书不服而提起本案诉讼。

    2011年3月1日起,佛山市企业职工月最低工资标准由920元调整为1100元。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2月28日,正常工作日天数为124天,周六日天数为50天,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2月28日的法定节假日(中秋、国庆、元旦、春节)共8天,其中节日在周一至周五期间为5天,在周六日期间为3天,扣除法定节假日,正常工作日天数为119天,周六日为47天;2011年3月1日至2011年5月9日正常工作日天数为49天,周六日天数为19天;2011年3月1日至2011年5月9日的法定节假日(清明、劳动节)共2天,其中节日在周一至周五期间为1天,在周六日期间为1天,扣除法定节假日,正常工作日天数为48天,周六日天数为18天。

    【案件审判】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劳动者进入用人单位工作,双方签订书面的劳动合同,形成劳动关系,双方的合法权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原告作为劳动者,被告某五金厂在劳动合同约定的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五天的约定外安排原告工作,被告某五金厂应依法向原告支付加班工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劳动者主张加班费的,应当就加班事实的存在承担举证责任。但劳动者有证据证明用人单位掌握加班事实存在的证据,用人单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原告已提供的工资单中明确原告每月上班30天,两被告对此工资单真实性也予以确认,显然被告某五金厂确定存在安排原告在周六日加班的事实。而且由于被告某五金厂陈述厂内只有原告一名保安,故某五金厂其他员工加班也必定会导致原告在正常工作时间外加班,从某五金厂的员工工资单中可知其他员工存在加班时间,故原告亦应在周一至周五正常工作时间外存在加班的事实。但由于原告担任保安工作,且其居住地点在保安室,故不能以原告在保安室出现即认定其在为被告提供劳动。而且双方均确认原告入职时已知道工作性质及原告的工作为进出厂区人员及车辆登记与放行,其他时间由原告自行安排。因此,原告主张其24小时均在工作的陈述,明显超出人体所能承受的劳动强度,不符合生活规律,本院对此主张不予确认。两被告在本案没有提供原告工作时间的证据,故应承但相应不利后果,本院综合相关证据及生活习惯,确定原告在周一至周五每天加班2小时,而周六日均加班,加班时间为每天10小时。而被告某五金厂在法定节假日均休息,而原告仍居住在保安室不代表其上班,故本院不认定其法定节假日上班。原告在被告某五金厂工作7个月,期间共收取工资10100元。原告的工资依劳动合同约定为佛山市职工最低工资标准,故其在2011年3月1日前工资应为920元,2011年3月1日后应为1100元,其余超出部分工资应视为被告某五金厂支付给原告的加班工资,即被告某五金厂已支付加班工资3300元(10100元-920元×5个月-1100元×2个月)。而根据上述加班时间及加班天数,原告应收取的加班工资为10043.9元[2011年2月28日前周一至周五正常工作时间外加班工资1887.59元(920元÷21.75天÷8小时×119天×2小时×150%)+2011年2月28日前周六日加班工资4970.11元(920元÷21.75天÷8小时×47天×10小时×200%)+2011年3月1日后周一至周五正常工作时间外加班工资910.34元(1100元÷21.75天÷8小时×48天×2小时×150%)+2011年3月1日后周六日加班工资2275.86元(1100元÷21.75天÷8小时×18天×10小时×200%)],扣减被告某五金厂已支付的加班工资3300元,被告某五金厂仍须向原告支付加班工资6743.9元。被告某五金厂是被告洗伟佳个人开办的独资企业,其债务应由洗伟佳承担共同清偿责任。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加班工资的请求有理,本院予以支持,但其主张加班时间过多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应以本院核实时间为准。两被告认为无须支付加班费的辩称无理,本院不予采纳。但其认为节假日无须上班的辩称有理,本院予以采纳,其认为住宿费及水电费等应属于用人单位的福利,不能抵减工资,故本院对该辩称不予采纳。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某五金厂、冼某应当向原告温某支付2010年9月8日至2011年5月9日期间的加班工资6743.9元;二、驳回原告温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均没有提起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双方当事人并已自觉履行了判决书确定的义务。

    【案件评析】

    本案的劳动者温某是一名保安,由于用人单位某五金厂安排其居住在工厂的保安室,而温某的主要工作地点亦是保安室,所以温某有可能每天24小时都会出现在保安室。在确定温某存在加班事实的情况下,对于温某加班时间的认定是本案的争议焦点。

    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包含正常工作时间及加班时间。正常工作时间是指劳动法规定的法定工作时间即每周工作五天、每天工作8小时,当然劳动合同约定的正常工作时间短于此法定时间,则以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为正常工作时间;而用人单位在此正常工作时间外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时间即为加班时间。由此可知,加班时间必须包含两方面内容:一是此时间属于劳动者的休息时间,二是用人单位在此时间安排劳动者工作。由于工作岗位的不同,用人单位往往对劳动者的正常工作与休息时间有不同的调整,故劳动者的加班时间应根据其岗位特性进行客观分析。在现实生活中,保安岗位对于工业生产企业可能是不可或缺的。保安的主要职能是看守防盗,因而工业生产企业的保安一般居住在工厂内,甚至是居住并生活在门岗处(保安室),本案的劳动者温某即属于此种情况。由于温某生活及居住在保安室,所以温某在非正常工作时间内都会出现在保安室,那么根据其出现在保安室即认定为加班时间,显然是不客观的。由于某五金厂只有一名保安,则只要某五金厂上班,则温某作为保安就免不了实施放行、登记及看守的工作,但在某五金厂下班后,温某不可能在睡觉、外出等休息时间为某五金厂提供劳动。而且劳动者不可能24小时均在工作,这不符合人体的生理特点及承受强度,故即使温某在某五金厂下班后出现在保安室,亦不能认定为某五金厂提供劳动,故此段时间亦不能认定为加班时间。由于某五金厂与温某所签订的劳动合同只有劳动合同期限而没有工作时间,而双方约定的工资为佛山市最低工资标准,根据劳动法规规定最低工资标准对应的正常工作时间为法定工作时间,故可以认定温某的工作正常时间为法定正常工作时间。某五金厂的其他员工每天加班两小时,而周六日均上班,但法定节假日休息,显然此上班时间已成为某五金厂的实际施行的企业生产制度。因此,将上述两者结合中,即可以推定温某的加班时间的具体时间数。(一审独任法官周子昌 书记员周惠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