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代购的情节认定

阳富田等贩卖毒品罪案
——毒品代购的情节认定
 

    [关键词]
    毒品代购  运输毒品  贩卖毒品
 

    [裁判要旨]
    行为人为他人购买用于吸食的毒品,仅收取必要交通费,属毒品代购,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
    《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武汉会议纪要)
 

    [案件索引]
    一审: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2017)粤0606刑初4715号(2018年5月17日)
 

    [基本案情]
    被告人阳富田,男,1984年11月1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务工,户籍地湖南省娄底市涟源市。
    被告人曾国强,男,1991年2月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兴业县。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以佛顺检公诉刑诉[2017]449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阳富田、曾国强犯贩卖毒品罪,于2017年12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
    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7年9月30日,吸毒人员李桂耀联系阳富田,要求购买人民币180元(以下币种同)的毒品海洛因。随后,阳富田联系曾国强,驾驶摩托车去到广州市番禺区大夫山一公交车站附近以180元的价格向曾国强购买一小包海洛因(重量不详)。阳富田将海洛因带回佛山市顺德区大良新滘桥附近交给李桂耀,李桂耀现金支付毒资,约定报酬另行支付。
    2017年10月2日,吸毒人员李桂耀联系阳富田,要求购买100元毒品海洛因。随后,阳富田联系曾国强,驾驶摩托车去到广州市番禺区大夫山一公交车站附近以100元的价格向曾国强购买一小包海洛因。购买毒品后,李桂耀通过微信红包支付260元给阳富田,除支付本次毒资外,还包括9月30日及当天每次80元的购毒报酬。阳富田将海洛因带回佛山市顺德区,在顺德区北滘镇105国道碧江轻轨站对开路段被民警抓获,当场查获毒品海洛因一小包(净重0.24克)、摩托车、手机等物品。
 

    [裁判结果]
    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17日就被告人阳富田作出(2017)粤0606刑初4715号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检察院撤回指控被告人阳富田犯贩卖毒品罪的起诉。
 

    [裁判理由]
    在宣告判决前,由于公诉机关以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向本院提出撤回对被告人阳富田的起诉,有法律依据,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本院予以准许。
 

    [案例注解]
    被告人阳富田的行为是否属代购毒品,是否构成贩卖毒品罪或其他犯罪是本案的争议焦点。结合本案的事实和证据,具体分析如下:
    1.被告人阳富田的行为是否属代购毒品。首先,应厘清阳富田与李桂耀、曾国强之间关系。李桂耀与张培钦(另案处理)是毒友关系,张培钦居住在北滘广教,李桂耀居住在大良,曾国强居住在番禺大夫山,阳富田居住在北滘广教并在此开摩托车拉客。张培钦经人介绍认识贩卖毒品的曾国强后,几次搭载阳富田驾驶的摩托车前往番禺大夫山找曾国强购买毒品,二人熟悉后,阳富田知晓张培钦与曾国强是毒品交易。张培钦几次购买毒品(有时与李桂耀合资购买)后容留李桂耀一同吸食,张培钦告知李桂耀可搭载阳富田的摩托车找曾国强购买毒品。后李桂耀与阳富田协商由阳富田从北滘驾车到番禺大夫山向曾国强取得毒品,再由阳富田将毒品送至大良交给李桂耀。李桂耀有时直接向曾国强支付毒资,再另行向阳富田支付车费,有时直接将毒资及车费支付给阳富田,由阳富田将毒资支付给曾国强。李桂耀从最初先致电曾国强联系购毒,让曾国强将毒品交给阳富田,再转变成直接致电阳富田,由阳富田联系曾国强购毒,上述交易流程的转变实际是逐步减少中间环节。阳富田自始是基于李桂耀的委托而前去指定的毒品卖家即曾国强处购买毒品,即阳富田实质是代购毒品。
    2.被告人阳富田的行为是否有变相加价牟利。根据武汉会议的规定,行为人为他人代购仅用于吸食的毒品,在交通、食宿等必要开销之外收取“介绍费”“劳务费”,或者以贩卖为目的收取部分毒品作为酬劳的,应视为从中牟利,属于变相加价贩卖毒品,以贩卖毒品罪定罪处罚。本案中,李桂耀购买毒品用于吸食,阳富田每次从北滘出发到番禺大夫山取毒品再送到大良,每次收取李桂耀80元的车费。张培钦反映其搭载阳富田的摩托车到番禺大夫山每次支付60元的车费,而一般从北滘广教搭载摩托车到番禺大夫山的车费从40元至70元不等,阳富田的收费价格在该幅度范围内,阳富田亦交代从北滘拉客到大夫山每次也是收取60元左右,由于李桂耀较远,故每次收取李桂耀约80元的车费,而不论李桂耀购买毒品的数量。鉴于摩托车车费并无相关的定价标准,结合相关的路程距离及一般物价水平,阳富田收取的车费并未明显超出“交通费”的合理范围,故根据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不能单纯以其收取车费而认定阳富田变相加价牟利。
    3.被告人阳富田的行为是否属运输毒品的行为。根据武汉会议的规定,吸毒者在购买、存储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处罚。吸毒者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较大以上的,以运输毒品罪定罪处罚。行为人为吸毒者代购毒品,在运输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托购者、代购者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较大以上的,对托购者、代购者以运输毒品罪的共犯论处;毒品数量未达到较大标准的,则不作为犯罪处理。本案中,阳富田代购毒品后,在驾车将毒品送往李桂耀的途中被民警查获,涉案毒品虽然处于运输状态,但李桂耀购买毒品仅仅用于自身吸食,并未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且查获的毒品数量未达较大以上,故阳富田的行为不符合运输毒品罪的构成要件。
    综上,被告人阳富田应李桂耀的要求驾车向曾国强购买毒品,并将毒品带给李桂耀以赚取车费,其收取的车费未明显超出合理的范围,无法认定阳富田变相加价牟利,其行为仅是代购毒品,鉴于李桂耀购买毒品仅用于吸食,可查获的毒品数量亦未达到数量较大,故被告人阳富田的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或其他毒品犯罪。
 

 

一审合议庭成员:梁慧仪 麦小莹 钟玲芝
撰写:梁慧仪
编辑:潘惠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