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法院2013年十大知识产权案例

    1.原告广东暨德科技有限公司诉被告成都方程式电子有限公司技术转化合同纠纷案 
    原告广东暨德科技有限公司与被告成都方程式电子有限公司于2011年2月21日签订一份《合作协议书》,约定被告为原告研发并提供两个适于产业化应用的指纹产品技术方案和产品样品。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11年2月24日向被告支付了研发费用。2011年12月21日,原、被告双方的代表签订一份工作备忘录,确认双方于2011年2月21日签订的“指纹双开门橱柜锁和指纹抽屉锁”结构方案不可行,决定采用“分离式指纹双开门橱柜锁和指纹抽屉锁”方案重新设计等内容。2012年2月15日,原、被告双方代表再次确认三款产品结构部份整改完成时间及资料移交时间等事项。庭审中,原、被告确认在签订合同前,被告称其已完成涉案技术和产品的开发。被告未按2012年2月15日会议记录中明确的项目完成时间向原告交付设计图纸等资料。原告以被告未能提供切实可行并适于产业化应用的技术方案,令原告无法实现生产销售目的为由,要求解除合同并由被告返还技术研发费用。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合作协议书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合同有效。首先,原告在收到被告提交的样品后,经测试和市场调研认为存在问题并表示不接纳该产品,被告对此并未向原告作出任何解释,根据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书,原告有权解除合同;其次,被告未能在约定的期限内将新方案及相关资料等交给原告,属违约;最后,本案合同为技术转化合同,但自双方签订合同到原告向本院起诉之日,虽经原告多次催促并与被告协商,被告仍未能完成技术转化,形成对产品的工业化生产,导致原告无法实现合同目的。法院判决:解除原告与被告于2011年2月21日签订的《合作协议书》;被告返还研发费用给原告。被告方程式电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已发生法律效力。 
    点评:本案裁判的意义在于技术合同名称与约定的权利义务不一致,应当按照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确定合同类型和案由。技术合同中包含其他合同内容的,应根据争议的内容确定案件性质和案由。在技术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过于宽泛,原告要依据该条款解除合同,极其容易引起双方的争议。因此,不能简单地依据合同约定的解除条款作为认定合同解除的条件,而应综合合同双方约定的权利义务、合同履行情况及合同目的进行判断。 

    2.原告佛山市澜石炜联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诉被告佛山市鸿尚不锈钢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原告佛山市澜石炜联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6月,经营不锈钢加工,于2002年4月,申请注册了“长城”系列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均为第6类金属管等。2010年3月,原告的“长城”商标被评为广东省著名商标,“炜联长城”商标于2011年12月被评为广东省著名商标。被告成立于2011年7月4日,经营范围为加工、制造、销售不锈钢制品、不锈钢管材、不锈钢型材。被告在其生产、销售的金属管产品上使用了“长城旺代”商标。原告认为,原告注册的“长城”系列商标属使用在先并具有一定知名度、显著性较强的文字商标,被告使用的“长城旺代”商标完整包含了“长城”商标,且使用在完全相同的商品上,被告的产品在与原告同一地区生产并通过与原告相同的销售渠道销售,极易引起相关公众对使用“长城旺代”商标的金属管是原告“长城”系列产品之一的误认,故被告使用的“长城旺代”商标与原告“长城”注册商标近似,构成侵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损失。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在其生产的产品及包装膜、宣传图册上使用的商标为“长城旺代及图”,属图文组合商标,而原告的商标为单一元素即纯文字商标,但结合我国民众的认知习惯,以及被告所使用的图形较小、显著性不强等因素,应认为其主要认读和识别部分为“长城旺代”,因此,判断本案商标是否近似主要应将“长城旺代”与“长城”作比较。被告使用的“长城旺代”完整包含了原告的“长城”商标,且原告的 “长城”商标于2002年注册,2010年3月和2013年1月连续被评为广东省著名商标,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加上两者使用在相同的产品上,原、被告经营场所亦在同一地区,销售渠道、对象等也基本相同,“长城旺代”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是“长城”系列产品,或者两者存在某种特定联系。此外,被告成立于2011年7月,而原告的“长城”注册商标已于2010年3月被评为广东省著名商标,作为经营同类产品的企业,被告仍在2012年使用“长城旺代及图”商标,具有攀附原告商标的故意。因此,法院认为,被告在被控侵权商品所使用的商标“长城旺代及图”与原告的“长城”注册商标近似,构成侵权。法院判决:被告立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金属管上使用“长城旺代”商标;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0万元。被告佛山市鸿尚不锈钢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已发生法律效力。 
    点评:本案的裁判意义在于,认定商标是否相似,应就商标的形、音、义、构图、颜色及组成要素等外部特征进行比对,并结合商标的显著性、知名度,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进行判定。 

    3.原告佛山市顺德区某电子实业有限公司诉被告赵某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 
    原告某电子公司在大功率商用/家用电磁加热、节能技术等方面具有行业领先优势,原告与其高级管理人员被告签订了《保密协议书》和《保密及竞业限制协议书》。原告认为,被告利用职务之便掌握了大量原告的经营秘密和技术秘密,被告未经原告同意将这些信息用于自己在原告以外另行投资经营的业务,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公开赔礼道歉及消除影响。法院在庭审前要求原告向本院提交其主张的商业秘密的载体,告知原告在审理侵害商业技术秘密纠纷的民事诉讼中,商业秘密的权利主张人应当首先在举证期限内明确其商业秘密的具体内容。否则,人民法院无法对其主张的技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进行实质性审查和认定。但在诉讼过程中,原告始终没有向法院明确其商业秘密的具体内容。最终,经法院行使释明权后,原告向法院申请撤诉。法院裁定:准许原告撤诉。 
    点评:本案的裁判意义,在于审理侵害商业技术秘密纠纷案件中,技术信息秘密点的具体指向和内容是技术秘密侵权判定的前提。商业秘密的权利主张人必须首先在举证期限内明确其商业秘密的具体内容,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4.原告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诉被告佛山市顺德区乐从供销集团顺客隆商场有限公司、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原告经授权取得第160922号“WULIANGYE五粮液及图”商标的独占使用许可,第1207092号商标的普通使用许可,并有权对在中国境内侵犯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可以以自己的名义提起民事诉讼。原告在被告顺客隆商场处公证购买了39度假冒“五粮液”白酒一瓶,原告认为被告侵犯了权利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在被告顺客隆商场处经公证购买了被控侵权商品,并有收款凭证,因此可认定被控侵权商品是由被告销售;被告顺客隆商场提交的盖有被告粤强酒业发票专用章的广东增值税专用发票及被告粤强酒业的营业执照复印件,显示被告顺客隆商场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由正规、合法渠道取得,并取得了正规发票,因此认定具有合法来源,被告顺客隆商场应停止销售侵权产品,但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经比对,被告粤强酒业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使用的标识与第1207092号图形注册商标相同,与第160922号图形文字商标近似,因此被控侵权产品已侵犯了第160922号、第120709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判决被告顺客隆商场、粤强酒业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被告粤强酒业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费用50000元。 
    点评:本案的裁判意义,在于销售者是否侵犯了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根据其是否能提供合法来源,是否以正常价格经合法渠道购入,是否已尽合理审查义务等因素进行判定。 

    5. 原告佛山市木庭贸易有限公司诉被告广州市雨漫化妆品有限公司、广州市宝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特易购商业(广东)有限公司顺德环市分公司、特易购商业(广东)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OULIYA”及文字注册商标的注册人为法国嘉欣化妆品(香港)有限公司。原告佛山市木庭贸易有限公司诉称法国嘉欣化妆品(香港)有限公司于2008年11月28日与其签署了上述注册商标的《商标使用授权书》,经商标注册人授权许可,由原告作为该商标在中国境内的独占使用人,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对他人的侵权行为提起诉讼。原告在市场上发现使用“OULIYA”作为商标的化妆品系列产品,该产品由被告雨漫公司授权被告宝茵公司生产、被告特易购顺德环市分公司、特易购广东公司销售。被告雨漫公司未经原告许可,授权被告宝茵公司使用原告独占使用的“OULIYA”注册商标大量生产和销售化妆品系列产品;被告特易购顺德环市分公司、特易购广东公司未经原告许可,擅自销售侵权产品,严重侵犯了原告对“OULIYA”注册商标的合法权益,请求判令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OULIYA”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赔偿损失。 
    法院经审理认为,商标许可授权书、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及注册商标转让合同不符合有效证据的形式要件,且在内容上存在瑕疵和矛盾之处:其出具人或许可人法国嘉欣化妆品(香港)有限公司为香港公司,原告未举证证明该三份证据是在国内形成,应当履行相关的证明手续;原告的成立时间是2010年4月16日,商标使用授权书的授权日期是2008年11月28日,授权时间远远早于原告成立的时间,不符合常理;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及注册商标转让合同于同一日签订,但甲方法国嘉欣化妆品(香港)有限公司在注册商标转让合同中有公司印章及“李锡平”签名,而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中只有印章,不符合常理;商标使用授权书与注册商标转让合同中的签名不同,原告无法确认法国嘉欣化妆品(香港)有限公司的主体情况。四被告对上述三份证据亦提出了异议,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上述三份证据不能作为原告享有“OULIYA”商标独占使用权的依据,原告不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权利。法院裁定:驳回原告佛山市木庭贸易有限公司的起诉。原告佛山木庭贸易有限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案已发生法律效力。 
    点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规定:(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本案中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获得“欧利雅OULIYA”商标注册人的授权,原告不具有提起本案诉讼的权利。 

    6. 原告佛山市金利恒发不锈钢有限公司诉被告佛山市金圣邦不锈钢有限公司等商标权权属纠纷案 
    原告佛山市金利恒发不锈钢有限公司称,被告佛山市金圣邦不锈钢有限公司是原告的关联企业,是由原告的投资人共同投资成立,原告无偿将“金致”、“豪亮”商标转让给被告使用。被告的实际经营者李邦鹏与原告的代表王梅生签订协议书,约定原告将被告的经营权交给李邦鹏,被告不再使用“金致”、“豪亮”商标及图形。原告要求商标局停止办理商标转让手续。被告在其同类产品上使用“欣金致”、“欣豪亮”的未注册商标,侵犯了原告的商标权,请求判令被告协助完成“金致”、“豪亮”商标的返还手续。被告金圣邦公司反诉称,被告为“金致”、“豪亮”商标的注册人,该商标是由被告设计的,因被告未领取企业营业执照,故与原告协商由原告代为申请,商标所有权归被告拥有,注册完取得商标注册证后即办理商标转让手续。被告的实际经营者李邦鹏(本案第三人)与原告的代表王梅生(本案第三人)签订的是股份转让协议,转让的标的是股权而非法人财产,其约定处分法人财产是非法处分行为。请求判令原告继续履行商标转让协议,将“金致”、“豪亮”商标过户到被告名下。 
    法院经审理认为,结合涉案商标的注册过程、注册委托代理协议及费用支付、实际使用人、取得注册证后立即办理过户手续,以及原、被告生产经营产品的范围等事实,确认被告金圣邦公司是“金致”、“豪亮”商标的真正权属人;李邦鹏与王梅生签订的《协议书》应为股权转让合同,其对涉案商标的处分是非法处分行为,因此《协议书》对涉案商标的处分条款无效。法院判决:“金致”、“豪亮”为金圣邦公司所有,原告要协助被告将上述商标登记至被告名下。金利恒发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已发生法律效力。 
    点评:公司自成立之日起即成为独立的民事主体,公司对法人财产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股东作为股权转让合同的主体只能转让股权,而不能处分法人财产即公司财产。《协议书》中关于涉案商标所有权归属的条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为合同无效。 

    7.原告雅兰实业(深圳)有限公司诉被告佛山市恒好家具有限公司、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朱瑞屏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原告雅兰公司诉称,被告恒好家具公司、朱瑞屏在其生产的“雅兰美斯”以及“极品雅兰”床垫的商标上,突出“雅兰”二字而缩小“美斯”和“极品”二字,并在淘宝网上销售,造成众多消费者的混淆,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销毁侵权产品、赔偿损失。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控侵权产品(原告提供)的标识中,“雅兰”二字明显大于“极品”二字,突出使用“雅兰”二字,与原告的第1098510号商标相比,两者主要识别部分为“雅兰”二字,整体构成相似,且使用在核定相同类别的商品上,被控侵权产品上标注了“极品雅兰国际家居集团有限公司”字样,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但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认定被告恒好家具公司为直接实施销售、生产被控侵权产品的当事人或者是帮助他人实施上述行为的当事人,也无法证明被告朱瑞屏直接销售被控侵权产品。淘宝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侵权行为人具有共同侵权的故意。法院判决:驳回原告雅兰实业(深圳)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原告雅兰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已发生法律效力。 
    点评:本案属于侵害商标权纠纷。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直接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或者帮助他人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因此对原告的诉求不予支持。 

    8. 原告佛山市南海朗能电器有限公司诉被告广东井本电气实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原告朗能电器公司是第8315612号“NPV”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配电箱(电)……”。原告发现被告在大量生产的配电箱及包装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完全相同的商标。原告认为被告与原告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相同商品上使用与原告相同的商标,已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220000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一是朗能电器公司在中国境内享有涉案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而案外人玛戍禧电器有限公司按照泰国法律取得在泰国境内“NPV”图形字母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此外,案外人玛戍禧电器有限公司注册“NPV”图形字母商标的时间早于原告朗能电器公司“NPV”图形字母商标的注册时间。二是根据玛戍禧电器有限公司出具的《授权书》、被控侵权产品、包装盒上标注的玛戍禧电器有限公司的企业名称以及被控侵权产品、包装盒、说明书上均只有英文和泰文信息、被保全的被控侵权产品外包装箱上有用粉笔书写的“泰国”字样等综合考虑,被告井本电气公司使用的商标是玛戍禧电器有限公司在泰国享有合法商标权的商标且产品全部出口泰国,因此被告井本电气公司在本案中的行为属于涉外定牌加工出口的行为。三是由于原告已明确没有证据证明被告生产的被控侵权产品有在中国国内销售,本案中涉外定牌加工出口的产品全部销往泰国市场,而且在产品及包装上标注的商标和企业名称均为案外人玛戍禧电器有限公司所有,因此在泰国市场相关消费者通过商标标识区分商品的来源为泰国的玛戍禧电器有限公司。而由于被控侵权产品全部出口,未在中国市场实际销售,原告的中国市场份额也不会因此被不正当挤占,其注册商标的商标识别功能并未受到损害,中国国内的消费者不存在对该商品的来源发生混淆和误认的可能。因此,被告井本电气公司的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法院对原告朗能电器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原告朗能电器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已发生法律效力。 
    点评:本案裁判的意义在于“涉外定牌加工”的认定及明确了在确定“涉外定牌加工”是否侵权时,不应一概认定为侵权或不侵权,涉外定牌加工是否构成侵权应考虑权利人的中国市场份额是否被不正当挤占、其注册商标的商标识别功能是否受到损害、中国国内的消费者是否存在对该商品的来源发生混淆和误认的可能、加工方对定牌加工委托方的商标权等相关情况是否尽到合理审查义务、加工方是否有逃避法律责任的情况等。 

    9.原告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诉被告广西繁华家友商贸有限公司、佛山市南海区踏浪化妆品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伦教上豪日用化工厂、颜铭强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卡通影视剧是由原告制作并发行,原告是该卡通片及其相关作品的著作权人,原告对该作品中的“喜羊羊”、“美羊羊”等卡通形象进行了著作权登记。原告认为,被告踏浪公司、上豪厂、颜铭强未经原告许可,生产、销售并在被告家友公司销售的“童贝贝”婴幼儿清凉舒爽尿湿粉商品使用了原告《喜羊羊与灰太狼》卡通形象作品,该商品注明了被告踏浪公司、上豪厂的名称及地址,四被告的行为已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被告踏浪公司认为,原告已在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提起过诉讼,故原告属于重复起诉,且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应予以驳回。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在南海区法院起诉的标的物为“童贝贝”婴幼儿牛奶倍护洗发沐浴露,而本案为著作权侵权纠纷,涉案的标的物是“童贝贝”婴幼儿清凉舒爽尿湿粉,两者不为同一种商品,且两案的诉请及理由均不相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原告的起诉是符合法律规定,不属重复起诉。被告踏浪公司承认其在被告上豪厂、颜铭强不知道的情况下私自把上豪厂的相关信息标注到涉案产品上,因此,法院确认被控侵权产品是由被告踏浪公司生产。被告家友公司承认涉案产品是其销售的;被告家友公司作为从事销售行业的百货商店,其在订货时也应进行适度审查,履行一定的注意义务,而其未举证证明其履行该义务,被告家友公司提供的证据没有相关单位的盖章确认等,不能证明被控侵权产品是经过原告授权销售的或具有合法来源。法院判决:被告踏浪公司、家友公司停止侵权,被告踏浪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000元,被告家友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00元。 
    点评:本案属于典型的著作权侵权案,涉及卡通形象作品的著作权保护问题。“喜羊羊”、“美羊羊”等卡通形象家喻户晓,遭“山寨”的情况很多,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商家的著作权保护意识薄弱。同时,本案涉及同一权利人以不同的被控侵权产品在不同的法院起诉被告是否构成重复起诉这一新类型问题。是否构成重复起诉,应考虑两案的被控侵权产品、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等是否相同。 

    10.原告软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诉被告佛山市顺德区30家网吧53件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原告软星科技(北京、上海)有限公司为《大富翁6、8》、《仙剑奇侠传2、3、4》等游戏著作权人。2013年,原告发现顺德境内30家上网服务公司未经授权分别安装上述游戏供顾客使用,遂以著作权侵权分53件案起诉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法院受理后,考虑到系列案中被告均为上网服务公司,经营规模较小,简单以判决结案可能造成原告维权成本提高、判决难以执行等问题。于是,主动联系顺德区互联网服务经营者协会,邀请会长参与案件调解。在法院和协会不断沟通、协调下,被告同意授权协会签订和解协议:30名被告需要停止所有侵权行为并一次性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原告撤回起诉。 
    点评:该系列案涉及当事人众多,索赔金额较大,尤其是牵涉到网吧行业的规范经营问题,引起了网吧经营者的极大关注。本案裁判的意义是,通过行业协会的庭前参与调解,有利于节约谈判时间、争取到更合理的使用费用,有利于降低社会成本,有利于集聚力量,共同商谈版权使用费,有利于网吧经营管理者的经验交流,有利于寻求矛盾和利益的平衡点,促进双方发展,维护知识产权发展秩序。该案的成功调解,树立了人民法院依法保护知识产权的良好形象。